Azure 会超越 AWS 吗?

周二凌晨,Google 母公司 Alphebet 发布了 2019 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整体营收不及华尔街预期。财报会议上,面对分析师对于 Google 云计算业务规模的提问,Google CEO 皮查伊拒绝直接回答这个回答,他用了这样的句式

I think we are building a strong business across all our verticals, and we’re definitely are seeing a strong momentum and look forward to being able to share more at the appropriate time…..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上周亚马逊和微软的财报里,云计算业务俨然成为两家公司增长的助推力。

先看数字。亚马逊 2019 财年第一季度营收 597 亿美元,同比增长 17%,其中 AWS 营收 77 亿美元,同比增长 41%。

在微软 2019 财年第三季度财报里,营收 306 亿美元,同比增长 14%,其中,智能云部门的营收为 96 亿美元,同比增长 22%。

微软还特别强调一点,智能云部门里,公有云产品 Azure 的收入涨幅高达 74%。

虽然阿里巴巴要到 5 月中旬才会发布财报,但站在 2019 年第一季度的时间点,全球云计算的基本格局没有太大变化,亚马逊和微软牢牢占据着前两位,阿里云尽管在亚太地区 进步明显,但距离微软和亚马逊还有较大差距,至于 Google,正如我在稍早前会员通讯里所言,Google Cloud 还处在「又一次起步阶段」。

那么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微软会超过亚马逊吗

首先必须明确一点,亚马逊与微软的云业务无法直接对比。所谓亚马逊的云业务,特指的就是 AWS(Amazon Web Service),如果细看这一季的财报,AWS 的收入已经占据亚马逊整个营收的 13%,其运营收入更是增长了 58%,达到 22.23 亿美元,凸显出 AWS 在整个亚马逊业务体系里的赚钱能力。

img

而微软的云业务则相对复杂。除了直接对标 AWS 的公有云平台 Azure 外,微软还将 Office 365 与 Dyanamic 打包到商业云业务营收里。

这一季财报中,上述三大云业务共产生了 96 亿美元的收入,但由于微软刻意不提供三大业务的营收比例,因此很难直接推算出 Azure 的具体营收数字。

上周,投资银行 Nomura 分析师 Christopher Eberle 指出,Azure 将在 2019 年财年(从 2018 年 7 月到 2019 年 7 月)营收 135 亿美元。路透社援引 Christopher Eberle 的话称,尽管随着行业发展,Azure 的增速会放缓,但考虑到其巨大的基础数字,整体的营收规模依然非常大。Christopher Eberle 还补充道:「我很难找到第二家能有如此增长势头的公司」。

接下来的这个问题就是:Azure 与 AWS 是否能超过 AWS?

作为公有云平台,Azure 和 AWS 都提供了丰富的云服务产品、可用区选择,满足企业对于基础设施、开发运维、地区扩展等一系列的需求。

AWS 的最大优势在于其完善的产品线和广泛的运营区域,而其市场先发优势也让 AWS 统治了过往十年的云计算市场。

但 Azure 之于 AWS 有三大优势。

其一,围绕在 PC 和生产力工具领域的统治力,进一步延伸了 Azure 作为云平台的扩展能力,比如Office 365 在全球拥有约1.8亿用户;Dynamics 365(将客户关系管理,销售和营销工具捆绑在一起)虽然处在 Salesforce 阴影之下,但增长势头依然可观。与 Salesforce一样,微软也认为新 AI 功能的集成将简化这些流程并帮助公司优化业务。

其二,正如我在之前几期会员通讯里所谈到的,亚马逊在零售领域的霸主地位,使得这个古老行业的玩家们集体「抵制」AWS,沃尔玛与 Azure 的结盟就是鲜明的例子,更进一步,亚马逊在物联网领域的布局,也会进一步加剧 AWS 与该行业各大公司的紧张关系,受益的也将是微软或 Google。

其三,得力于微软在企业市场的多年耕耘,使得 Azure 拥有更好混合云部署能力,基于 Azure Stack 的混合云产品,企业可以在自己的数据中心调用来自公用云平台的产品。而 AWS 直到 2018 年才正式发布了混合云产品 AWS Outposts。

财报分析师会议上,微软 CEO 纳德拉也进一步强调了 Azure 在混合云领域的优势:

I would say Mark the main thing that this offering enables is the flexibility with which customers can adopt hybrid computing. And as I’ve always said that there is — hybrid computing is important for workloads that are more in the characteristic — can be characterized as lift, shift and modernize, so that’s one motion. And then there is a new load hybrid as well which is people are building in fact they’re doing AI training job in the cloud but want to deploy the model close to the edge. And in both of the cases, hybrid benefits actually help with — our business model is basically differentiated in supporting the architectural need and the flexibility needs. The one additional thing I’d mention, which is increasingly becoming clearer to us is operational sovereignty will become important, the world and its distributed computing needs is not going to become some margin as set of requirements but it’s going to be very heterogeneous, very in many cases regulated and so what we provide in terms of both the technology and the business model I think shows up with the maximum flexibility.

与此同时,微软还指出,Azure的利润率提高使其商业云毛利率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长了5个百分点至63%。而 Azure的新功能,包括物联网设备和网络安全功能的服务,也进一步增加单个客户的收入。

当然,上述推演,更多还是基于 Azure 自身的优势,但即便是将 Azure 延续 75% 年复合率,短期内也无法超过 AWS,毕竟 AWS 每个季度也还有 40% 左右的增长,全球云计算市场还有足够大的空间,Azure 追赶 AWS 的势头也不会停止。(完)

赵赛坡

View posts by 赵赛坡
赵赛坡,科技博客作者、资深科技观察家、付费科技评论 Dailyio 创始人、出品人,覆盖 3000+ 付费用户。 曾担任 TechTarget 中国区记者、频道主编、AI 自媒体「机器之心」前联合创始人。